江苏高邮51岁乡村老师患肾衰竭每天三次腹透仍上课

  •   28年前,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的谭永山分配至高邮市天山初级中学任教,除了去年被查出肾衰竭在家休息了20天之外,28年来他几乎很少请假。去年住院期间,他说的最多话就是,“医生,我还能不能给孩子们上课?”如今,仍然在课堂上的他显得特别消瘦,但课堂上还是那么充满活力。如果不是肚子上插着透析管,记者根本看不出他是一个患有肾衰竭重疾的人。

      天山初级中学校长张明政说:“谭永山一直是他特别敬佩的老师,对学生负责、对同事友好以及过硬的教学,他用行动诠释了人民教师的形象。”

      每天早上六点不到,谭永山就起床,第一件事来到设在家里的“透析室”做腹膜透析。“透析室”在家里二楼楼梯口的拐角处,房间不大,用两扇移门隔开,里面的设备也很简单,一台消毒用的紫外线灯、一张板凳、一个衣架,衣架挂了一个衣撑……先给导管消毒,然后导水、换水,整个腹透需要半个小时。“没有查出肾衰竭之前,我基本上六点半起床,七点二十到校。因为要做腹透,现在每天要提前半小时起床,这样才能不迟到。”谭永山说。 洗漱完毕,妻子准备了早餐,稀饭、鸡蛋、牛奶,这是谭永山每天都要吃的,医生交代要补充营养。谭永山家离学校不远,五分钟就能走到。因为腹透的原因,每次要往腹腔内输入4斤左右的透析液,走有点吃劲,从家到学校需要十分钟,每次到校后都满头大汗。“为了不耽误孩子们上课,这点苦不算什么。”就这样,从去年三月份至今,谭永山已经了一年半。

      来到学校,走进课堂,谭永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今年51岁的他特别消瘦但很,一节45分钟的课堂,中途有时会感到头晕,但他没有休息一分钟,他要把所有的知识点以及解题方法教授给学生。到了中午,谭永山还要返回家中,继续做透析,每天三次。“28年,只有在课堂才能找到自身的价值。每每看到孩子们求知如渴的大眼睛,我都会忘记病痛,这也有利我的身体康复。”谭永山说。

      1989年,从上海师范大学毕业之后,谭永山来到了老家高邮天山初级中学任教,一直从事数学教学,目前是学校的数学教研组长,先后被评为高邮市中青年、高邮市先进工作者、优秀班主任、师德先进个人……获得荣誉证书无数,谭永山把这些证书当生中最重要的宝贝,专门锁在家里的抽屉里,一有时间他就会拿出来看看。

      前几年,谭永山在体检中发现身体内的尿蛋白、肌酐素偏高,但身体没有出现任何不适,他并没有在意。去年3月17日,谭永山来到扬州苏北医院体检,经检查被诊断为肾衰竭第四期,如果病情继续发展下去,只有换肾这条途径才能维持生命。拿到诊断书,妻子哭的很伤心,谭永山反过来安慰妻子,“现在还没有发展到最坏的那一步,再说学校里还有一帮孩子等着我回去上课呢。”过了两天,3月19日,医生给谭永山做了手术,在他的腹部装上了透析管,在医生的指导下谭永山学会了在家自做腹膜透析的“技术”。住院期间,校长张明政来医院看望,让其好好治病,会安排其他老师代课,但遭到了,“谭老师代的是初三毕业班,他放心不下,要把这届毕业生送进中考考场。”张明政如是说。

      从动手术到出院,谭永山在医院待了10天,这10天只要有医生来查病房,他都会问上一句,“医生,我还能不能给孩子们上课?”,当得到医生“可以”的回答后,谭永山笑了,而陪床的妻子已经哭成泪人。

      出院回到家中,医生劝他至少要休息一个月,但他只休息了20天就要求回校上课。中途有十多名同学自发到谭老师家看望,看到老师更加消瘦的身体,平时不善于表达的同学们掉下了眼泪。校长让他春学期把课停下来,专心在家调养,但遭到了。谭老师的妻子告诉记者,在家休息的20天里,他根本闲不住,不是每天唠叨着要到学校看看学生,就是打电话到学校询问班级情况,“自从结婚以来,他除了上课,什么都不会,也许只有课堂能让他找到快乐”。

      28年,做了21年班主任,几乎每年都被评为师德标兵,虽然身患肾衰竭,但谭老师的班级数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今年中考,他所带的班级有四名同学考上高邮中学,在乡村初中都十分罕见。今年毕业的一名初三学生说,和谭老师在一起的三年,他不仅了书本知识,更教给我的道理,和他相处的每一个细节都令人。

      甘宏是天山初级中学的一名初三数学老师,也是谭老师的徒弟。他说,工作之后一直跟着谭老师,从他的课堂上学到了很多,他总会根据学生不同的特点,创设教学情景,实现教学过程的互动,引导学生在主动探索的过程中,培养学生的能力,学生都喜欢他的数学课。如今,甘宏也已经成长为学校的力量,今年还被评为扬州市中青年教师。校长张明政经常听谭老师的课,“简洁、高效”是谭老师的课堂标签。

      考虑到身体原因,今年秋学期学校安排谭老师教初一年级,虽然每天要做三次腹透,但他仍然为学生们义务。他说:“一个孩子就是一个家庭的希望,特别是农村的孩子,把书教好,孩子们以后都有出息,是他最希望看到的。”

      (本文原题为《感人!高邮51岁乡村老师患尿毒症,每天三次腹透仍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