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到CEO他给100万出狱的人找工作

  •   在电影《华尔街之狼》里面,小李子从华尔街低级职员做起,到31岁拥有亿万身家,最后因证券欺诈,被联邦调查局判三年。

      Richard Bronson 的人生,仿佛就像是电影里小李子的现实版。

      作为一个美国白人精英,Richard 在80年代就职于华尔街,从投行职员做起。当他的朋友在纽约长岛开了个小型的经纪公司之后,他加入,顺利成为合伙人。

      那时候,Richard 的人生信条是:“做任何你要做的,只要赚很多钱”,“是好的”。

      很快,公司从3个人成长到500人,年收入达1亿美元,Richard 的日子也很风光,闲暇时就开着私人飞机去旅行。

      高收入的背后伴随着是一系列违法的做法。但Richard 认为“虽然这是错误的,但是其他每个人都在做啊,我为什么不。”

      两年的联邦服刑期满后,Richard 觉得,自己凭着大学学历,还有过去华尔街的经验,又是一个白人,应该很快就能重新开始,回到事业巅峰。

      比如说,以前的朋友都不见了。“当我打电话给他们,他们避之不及,装作不认识你。” 连雇主都会认为你“有前科”,所以长达一年的时间里,Richard 都没有工作。

      但他说幸好自己并没有放弃,也有家人的支持,他终于在一家非营利组织找到了工作,这家非营利组织的初衷就是帮助服刑的。他们希望降低出狱后的再犯率到5%以下。那美国现在的出狱五年内的再犯率有多少?--至少60%。

      在组织里面,Richard 接触到了更多有服刑记录的人,他也意识到,工作对于服刑出狱的人来说,弥足珍贵。因为只有工作,才不会让他们再犯。但连自己找工作都如此困难,那些学历不够,经验不够丰富的兄弟姐妹,又该如何找工作呢?更何况,美国联邦并没有提供更多的求职技能。说到这里,Richard 笑称,估计唯一的技能就是让人不停地绕圈,帮助你怎么“减肥”吧。

      于是,他创办了 70MillionJobs,这个帮助美国有犯罪记录的人群求职的平台,最近被硅谷知名孵化器 YC 孵化。

      你知道美国有过犯罪记录的人群数量有多少吗?这个数字约为7千万。扣除因、药品、疾病等被监押后出狱的数量后,像年轻时有轻微犯罪记录、希望求职,且准备好重返职场的群体,保守估计有 100万人。70MillionJobs 就是希望先帮助这个群体顺利求职。

      70MillionJobs 是怎么做的呢?当这些求职者登记注册后,平台会先提供一个简历服务,帮助这些求职者创建属于他们的个性简历--不是纸质简历,而是一封视频简历。Richard说,通过视频,记录求职者向未来雇主展示他们的个性、能力以及决心,这对于曾经有过犯罪记录的人,特别有用。

      那怎么让雇主相信,这些人群是完全,值得给第二次机会呢?Richard 认为,一系列调查显示,有犯罪记录的人工作表现是良好的,因为他们比普通人更害怕失去一份工作。

      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和院曾调查过有犯罪记录的人重返职场后的表现,收集了从 2008 年到 2014 年超过 100 万的求职者数据,涵盖美国11家大公司,主要是呼叫中心的客服职位和销售岗位,其中有 26 万个工作岗位能够显示是否雇佣了有犯罪前科的人。

      该研究发现,如果一家公司员工平均工作时间为五个月,有犯罪记录的人比没有记录的人长约三个星期,从员工流失率来看,雇佣有犯罪记录的员工,流失率比正常员工低13%左右。确明,这个群体会更忠于公司。

      随之带来的是给公司节省的经费。该调查认为,公司因为岗位变动大致需要额外支付 4000 美元。因此,雇佣一个有犯罪前科的人,可以帮公司在相应岗位上每年节省 1000 美元。至于像自愿戒烟率等方面,有前科的人实际上做得更好。

      Richard 透露,在不久的将来,平台打算进一步这些求职者的职场表现,希望能够给未来更多的雇佣伙伴展示,这些群体的能力和决心,是值得被给予第二次机会的。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任时期就曾呼吁:“公平竞争联邦工作岗位的机会”,随后,确实取消了过去求职者需要透露有犯罪记录的。这意味着求职者在应征相关工作岗位时,不再需要透露是否过去有过犯罪记录。随后,像美国航空、可口可乐、沃尔玛等大型商业公司也纷纷表示支持,跟进。

      所以,在 70MillionJobs 网页公布的工作岗位上,已经有包括像Uber、航空公司、美国陆军战队等多个企业和部门在内,提供像兼职司机、客服人员、餐饮服务员、仓库管理员等众多的岗位。

      想让企业毫无的接受这些曾经有犯罪记录的人群,可能吗?当然不可能。但 Richard 认为,从社会大来看,最近几年公司对于雇佣有犯罪记录的人群的确实在逐步降低。原因之一是就业人数缺口的需要,第二,也是社会共识的一种进步。

      Richard 表示,70MillionJobs 在跟一些大公司谈合作时发现,大公司的决策时间相对较长,毕竟涉及到关系、公共关系等多个部门,像跟 Uber 的合作,或许因为共同都有创业的基因,相对来说,决策流程比较快。但这些公司总体态度都是积极的。

      像和司法部门对这个群体有伸出援手吗?Richard 告诉密探,、州、县这确实有相应的机构,帮助刚出狱的人寻找工作,但这个群体数量非常有限,仅限于出狱一年内的人而已。事实上,一年内能够找到工作的概率,很低。但对于大家来说,如果无法重返职场,越往后就意味着越有可能重返。

      就在公司成立不久,市关于矫正的办公室就主动联系上了 Richard,希望能够进行合作,包括提供技能培训等。Richard 表示,跟合作是公司的盈利模式之一,因为意识到,花更少的钱能让有犯罪记录的群体就业,但一个人从到,大概市政开销会在 10 万美金。从联邦层面来看,超过 220 万囚犯的费用高达 800 亿美元。另一个盈利模式是公司端,公司可通过包月或包年服务在网站发布工作,更快找到匹配的求职者。

      身边如果有曾经犯罪的朋友,那么社会该如何帮助他们呢?Richard说,家人的支持最重要,以及很关键的一点:聪明地再次选择朋友。怎么做呢?就是出现在曾经让你犯错的地方的那些人,就不应该选择他们作为你的朋友。

      出狱后重返社会一方面要聪明的再次选择朋友,一定要努力找工作,只有工作才能让自己原理,求职的时候不要害怕请求帮助。

      求职方面,Richard 也提供了一些小技巧:最重要的一点是:必须要努力找工作,而且要肯吃苦,愿意从基本工作做起,增强自己的自信心。因为只有工作才能让自己远离。

      国内其实已有不少主动对接一些企业和社会企业,进行服刑人员求职会,帮助临释前的找工作。

      如果是已经后的人员的话,怎么办呢?第二点就是:不要害怕请求帮忙。除了原本的社交圈子,要敢于寻求外部帮助,比如像志愿者机构、社会企业、救济处等等。一旦有了面试机会,不妨让家人或者朋友作为推荐人,提前提供他们的推荐意见给雇主。

      跟 Richard 的采访,时间不长,但他很诚恳,说自己在里学会最重要的事就是“谦卑”,所以他用的词都是“兄弟姐妹”(brothers and sisters)。他自己的过去,说“很愚蠢”,但也会提及家人帮助方面时大笑说,“嗯,我妈在如何做一个好妈妈时不用我教”,直到最后结束采访前,他说了句,“我好冷啊”,小探才知道,原来40分钟里,他站在夜晚的街头,完成了这个电话采访。

      他说自己还是幸运的。确实,总有人需要第二次机会,不知大家是否身边也有类似的朋友求职经历呢?我们又该如何帮助他们重返社会?欢迎大家留言讨论。